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卢书友:棺材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查看14050 | 回复0 | 2021-1-25 16:45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简介

      卢书友,1965年5月生,安徽宿州泗县人,中共党员,大学学历,文学学士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,温州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广新局报刊阅评员,温州市职工摄影协会会员,是温州市政府认定的中级经营师。多次在全国、省、市举办的新闻、散文征文和摄影比赛中获奖;著有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散文言论集《温州十年》,被温州图书馆收藏。
微信图片_20210125164451.jpg

      这人啊,就是奇怪。明明是与死人有关的东西,却能被歪解成吉祥、喜庆的意思。比如你出门,如果路遇抬棺出殡的,有学问的人就会告诉你,棺材棺材,你这是要升“官”发“财”啦。听了这话,刚才还觉得晦气,眨眼间就喜上眉梢了。

      话是这样说,但真的叫谁天天或三六九和棺材呆在一起,恐怕早吓跑了。除非他是在殡仪馆发财,或者他家是开棺材铺的。不要误会,我家不卖棺材,我也不是在殡仪馆给逝者化妆的,我只是想唠叨几句与棺材有关、有趣的陈年旧事。

      从小生活在皖北农村,见多了那些漆着红漆、黑漆,或者涂满什么桐油的那种有点发黄的棺材。印象中,大红棺材一般是用于年龄大的死者,叫喜丧。而那种白色、偏小、什么油漆也不抹、叫“匣子”的棺材,则多半用于未成年或成年未婚的青年男女——少亡鬼的。

      那时候,真的记不清经历过多少死人的悲戚场面。入殓的场景我也亲历过多次。村上老人出殡,我还被执事的安排抬过几次棺材。但我并没有因“久经沙场”把胆子练肥了,反而是一想起棺材心里就有些发怵。至今,如果远远地看到那些大红紫红的什么家具摆在哪家门口,我可能不怀好意地第一时间会往棺材上扯,你说气不气人?

      二十多年前,奶奶七十多岁的时候,父亲曾征得她老人家同意,为她准备了一口松木的、没有上红漆的棺材。这在当地是一种风俗,说是喜材,似乎并没有不吉利的意思。

微信图片_20210125164454.jpg
老房子现在全没了,成了耕地

      买了就买了吧,反正也没有人说什么不好。但对于我,这可是“心病”。因为这口空棺材竟然就放在我出生的、而且我的奶奶、父母都住在里面的老堂屋里,放在靠北墙的西边间。记得那里面,曾经还当粮囤子装过小麦。当时也没用什么布或草帘子什么地遮盖一下,反正你只要一进老屋,就能看到这个庞然大物躺在那儿——我一直怕看到它,瘆得慌。好在我那时已成家,不和父母住在一起,离得有点远,也不是经常过来。这样也就少挨吓几回。

      但是,有一个冬季的晚上,因为什么事我还是睡在了老屋里,和父亲睡在雕花的旧式大床上。奶奶和我母亲睡在南墙边的床上。夜里起床小解,昏黄的十五瓦电灯下,我冷不丁一抬头又看到了那家伙,吓得浑身一激灵。我总疑神疑鬼地感觉里面睡着个先人,那个先人甚至会顶掉棺材盖翻将出来。唉,你说说,一想到这些你还睡得着吗?熬啊熬,熬啊熬,好不容易熬到天蒙蒙亮,我赶紧逃之夭夭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愿意回老屋睡了,但来还是来的,仅限于白天。

      后来,那个吓人的松木棺材并没有留给奶奶,好像是被哪一家买去了。据说是那家突然死了一个不该死的人,又来不及伐树做棺材,就托人来我家说情,叫让给他们家救急。

      如今,父亲和奶奶都早已去了天国。那个曾经放着一口空棺材的老屋也早已因新农村建设而夷为平地,老宅已变成了庄稼地。近几年来,不知是不是年岁渐长的缘故,每到年底从外地回家,我总会心心念念我出生的老宅,总想去那里看看,站站。想想那些年、那些人、那些事,自然也会想到那口棺材。想着想着,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流到了嘴角……

网络不是法外之地!请勿发布任何违法信息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